莫大康:贸易战下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思考-凯发88

导读:文中莫大康先生指出,在政府及大基金的推动下首轮投资高潮已经结束,中国半导体的发展进入下一阶段,将面临更大的困难需要更长的调整周期。而在此期间,知识产权的问题显得尤为重要,莫大康先生以长江存储举例,即便是已经开发出新的xtaking的结构,但在传统存储器领域我们的对手已经经营20余年,早已经建筑起专利壁垒,制造出存储器芯片与存不存在专利纠纷是两件事,怎样能在不侵犯对手专利的条件下而实现存储器芯片的制造才是真正需要我们思考的。这也是为什么在传统的第三代存储领域近20年只有“退出者”,没有一家“新进者”的原因,amt战略性的切入第四代存储器领域,pcm项目纳入工信部国家战略,彰显了国家对未来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方向认识的把握,amt将在此领域建立起专利围墙,站在行业的制高点,实现中国存储芯片领域的“换道超车”!

内容摘取:

  在这样的时刻需要冷静思考中国半导体业下一步怎么做。据现有的资料,2019年全球半导体业转入下降周期已成共识,但是业界认为有两个重要因素尚具不确定性,一个是存储器业以及另一个是中国半导体业。

  知识产权的保护知识产权保护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之前由于自身创新能力不足,导致违法的成本低,因此也阻碍了自身创新的能力提升。如今在全球化的形势逼迫下要加速自身的知识产权积累,同时也要充分尊重对手的知识产权保护。

  通常专利技术可从三个方面得来:一是通过自身的研发,二是通过公司的并购,三是通过授权license前人已有的。因此除去研发成本,或是并购成本,一个10亿美金的公司要维持和防御专利问题的法务费用占公司营收的2-2.5%左右。是管理费用g&a中最大项之一。

  紫光总裁赵伟国曾讲,它有1,000名研发人员,花了10亿美元以及两年时间,长江存储自行研发成功了32层,甚至64层3d nand闪存产品,并于2019年量产。这样的消息十分令人鼓舞。尽管长江存储开发了它的xtaking新的结构,是个十分有利的因素,但是存储器芯片涉及设计,工艺制造及封装等许多环节,涉及的专利纠纷包括许多方面。其中一个核心问题是在设计及制造存储器芯片过程中,如果触及对手们已在中国申请了的专利,不管动机如何,除非已获得技术授权,或者做好强有力的专利无效证据。因此严格地讲,能制造出存储器芯片与存在不存在有专利纠纷是两件事,要通过法律诉讼来最后裁定。

对手们经营存储器业已经20余年,他们早已筑起专利围墙。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尽一切可能把存储器的各种结构。及工艺的专有技术等几乎都已申请了专利保护,让后进者无法突围,这也是近20年来全球存储器业只有“退出者”,没有一家“新进者”的重要原因之一。技术从那里来?包含知识产权问题一定要予以重视,认识上要极大地提高,策略上要认真地对待。保护知识产权不但是为了保护自已,同样也是尊重它人的劳动成果,进入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2019年01月02日

莫大康:贸易战下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思考

上一篇

下一篇

莫大康:贸易战下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思考